茶泠

我思故我在。

截图


东西没被删除,所以我很倔强截图也要发:)


愤怒。

原本以为lofter是可以相对自由倾诉的平台...万万没想到...

我的这篇文章中没有涉及黄赌毒,自认并没有违反哪门子规定???就因为提到输油管道?
说屏蔽就屏蔽,非常强势了。

最关键是刚刚编辑发出去的随笔就这样没有了,过往的文字也没有留存,真的非常丧了...

或许还是试试豆瓣日志吧...

开学前焦虑过度的我深夜开始胡思乱想...

《与死者协商》书单

刚刚读完她的使女的故事。🐴一波书单。阅读无绝期。

纳兰妙殊:

玛格丽特·阿特伍德《与死者协商》


是2000年阿特伍德受邀到剑桥做安普森讲座、六场演讲的讲稿合集。幽默到飞起,读好多处都在想,哈,她讲这句的时候台下的人肯定笑哭了。有一种身在其中却能跳出来旁观的从容之力。还谈了钱……“该要多少钱就要多少钱”Orz


把女神提及的书手打一遍,有一部分读过,还可以从她的角度再读一遍。没读的赶紧补起。


-------------------------书单-----------------------


第一章 定位


安部公房《砂丘之女》


菲茨杰拉德《欧玛尔·海亚姆的鲁拜集》


安德鲁·朗《民间故事集》


梅尔维尔《白鲸》


温莎·凯瑟琳《永远的安伯Forever Amber》(改编电影《除却巫山不是云》)


《黑板丛林The BlackboardJungle》


格蕾丝·麦塔利亚斯《佩顿园》


B·特拉文(B·Traven)《玛德蕾山的宝藏》


AM克莱恩《诗人风景绘像》


埃尔默·伦纳德(Elmore Leonard)


爱丽丝·门罗《你以为你是谁》


第二章 双重:一手吉基尔一手海德


艾赛亚·柏林《浪漫主义的根源》


普契尼《波西米亚人》


白朗宁《罗兰骑士来到暗塔ChildeRoland to the Dark Tower Came》


格林童话《黄金孩童》


萨·狄纳森《一个慰藉人心的故事》


克里斯蒂娜·罗塞蒂《哥布林市场》


达里尔·海恩《酷似活人的幽灵》


EL·多特罗《天主之城》


詹姆斯·霍格《有正当理由之罪人的告白》


爱伦·坡《威廉威尔森》


亨利·詹姆斯《愉快的角落》


《有五根手指的野兽》


《女巫之锤》


果戈里《鼻子》


博尔赫斯《博尔赫斯与我》


瓦特·本雅明《机械复制时代的艺术品》


普利摩·李维《周期表》 


第三章 专注


尤多拉·威尔蒂《化石人》


刘易斯·海德《才华:想象力以及财产的情色生命》


萨·迪纳森《暴风雨》


丁尼生《艺术的宫殿》


《白象似的群山》(“我第一次读到《白象似的群山》,完全不知道那对男女在讨论什么”,没错我第一次读也不知道 #我与女神的共同体验)


伊丽莎白·巴雷特·白朗宁《乐器》


卡夫卡《绝食艺术家》


乔治·吉辛《新文丐街》


霍桑《红字》(“红字的A更代表的是Artist和Author”,哈哈哈哈)


罗伯特·格雷夫斯《白色女神》


乔治·艾略特《丹尼尔·德隆达》


福楼拜《莎乐美》


欧文·莱顿《太阳的红地毯》


西尔维娅·普拉斯《拉撒路夫人》


杰曼·格瑞尔《穿拖鞋的西比尔们》


AS·拜耶特《着魔》


卡罗尔·希尔兹《斯万》


萨尔曼·拉什迪《她脚下的土地》


第四章 诱惑:普洛斯佩罗、奥兹、梅菲斯托


梅里美《岛屿的维纳斯》


福楼拜《萨朗波》


亨利·詹姆斯《大师的课程》


马克·安比昂《贝尔特拉菲欧》


乔伊斯《青年艺术家的画像》


乔治·艾略特《丹尼尔·德隆达》(乘以2)


唐·德里洛《毛二世》


梅维丝·加伦特《一件痛苦的事》


马丁·艾米斯《资讯》


大卫·福斯特·华莱士《与极恶之人的短暂访谈》


安德烈·纪德《梵蒂冈的地窖》


爱丽丝·门罗《题材》


左拉《萌芽》


奥威尔《巴黎伦敦落魄记》


纪德《拉夫卡迪欧》


法兰克·鲍姆《绿野仙踪》


克劳斯·曼《梅菲斯托》


琼森《炼金术士》


萨克雷《浮华世界》


纳桑尼尔·霍桑《胎记》《拉帕齐尼的女儿》


乔治·莫里哀《特里尔比》


约瑟夫·罗斯《一千零二夜的故事》


托马斯·曼《马里欧与魔术师》


里扎·卡普金斯基《皇帝》


库吉欧·马拉帕德《完蛋》


亨利·詹姆斯《神圣的泉源》


亨利·巴比塞《地狱》


克里斯托弗·伊舍伍德《我是摄影机》


布莱恩·摩尔《来自灵泊的答案》


艾德里安娜·里奇《来自监狱》


第五章 交流:从谁也不是到谁也不是


希加玛·索德堡《格拉斯医师》


贝克特《克拉普的最后一卷录音带》


理查森《潘蜜拉》《克拉丽莎·哈洛》《查尔斯·格兰迪森爵士》


拉克罗《危险关系》


斯蒂芬金《战栗游戏》


格雷厄姆·格林《爱情的尽头》


西里尔·康纳利《承诺之敌》


萨·迪纳森《带着康乃馨的年轻人》


雷·布拉德伯里《火星编年史》


卡夫卡《流刑地》


普希金《尤金·奥涅金》


约翰·班扬《天路历程》


伊利亚·卡内提《信念之举》


杰伊·麦克弗森《书》


阿布兰·特兹《冰柱》


卡罗尔·希尔兹《斯万:一个推理故事》


雷·布拉德伯里《华氏451度》


第六章 向下行:与死者协商


达德利·杨《神圣的起源》


安玛丽·麦克唐纳《跪下》


约翰·欧文《寡居的一年》


里尔克《给奥菲斯的十四行诗》


迈克尔·翁达杰《艾妮尔的鬼魂》


詹姆斯·弗雷泽《金枝》


约翰·麦克雷《法兰德斯的原野上》


D·H·劳伦斯《木马的赢家》


博尔赫斯《九篇但丁似的文章》


维吉尔《埃涅阿斯纪》


D·H·劳伦斯《巴伐利亚龙胆》


艾德里安娜·里奇《潜进残骸》


安·鄂柏《诸王之墓》


威尔弗雷德·欧文《奇异的会面》


卡罗·金兹堡《狂喜:解读女巫安息日》



读后感随笔【不定期更新】

多伦多时间 10月1日 夜:

上周的内容截图了...有备份...就这样吧。

发现也是蛮巧的,基本都是周日写东西。

最近三次元遇小人,小伤小病不断,诸事不顺,所以依然是丧丧的随笔。

梦境是个有意思的东西。弗洛伊德的理论我还未有幸拜读,但就我浅薄之见,梦境不然是现实的延伸,就是与现实的剧烈对比【其实说到底,梦境是约等于现实的】。

1984中的温斯顿梦境中的Golden Country在现实中实现了,而这也是书中最大的dramatic irony之一。最近现实里也有了类似的体验。

梦到的是自己在国内,和家人亲戚说说笑笑...具体的场景已经模糊了,最伤的是我当时完全沉浸在梦境中,梦与现实没有界限,而被闹钟彻底惊醒了...醒来旁边是作逼室友,人在异国,离圣诞假期回国又那么远...

说是读书笔记,这周其实还是谈自己生活居多...马上能放长周末了,计划看章娘娘的夜宴和卧虎藏龙。

于是改了标题,这就纯粹是我以后看的书和电影的感想和平时的碎碎念,而不局限于17年暑假的阅读笔记。

------------------------------------------------------------------------------------------------

多伦多时间 9月17日 晚上:

1984中,奥维尔借温斯顿之口,提到“穷人阶层”prole获得自由就如同马甩落身上的虱子一样简单...而在平等的如今,我们似乎已经取得了在书中那样梦幻如珊瑚礁的自由...

是吗?

奴役即自由,这句话荒谬是没有疑问的。可如今貌似清醒的我们,实际却活得并不自由,还是在被舆论和思维定势所禁锢...

我们还是被奴役的吧。
北京时间 9月3日凌晨:

这个暑假读了六本书。
马拉拉自传
奥赛罗
索福克勒斯的悲剧合集:Antigone, Oedipus the King and Electra
使女的故事
1984
万千思绪想找个出口,那就下笔写些东西吧。
----------------------------------------------------------------------------------------------
大时代下人心浮动,言论舆论难辨真假:言论自由和滥用;公正监管和侵犯隐私界限难分。振臂高呼求言论自由,可何为自由?1984中称“自由即奴役”自然荒谬,可谁又能给予自由一个真正的定义呢。
我们之所以珍惜拥护民主,正因全世界的民主解放意味着个人的思想及行为自由,新闻媒体的言论自由,而不是像1984中真理部却负责构造谎言,唯有记忆可相信查考,然记忆也永不可用作证据。
因而确信我思故我在,一旦明悉context is all,或许能够求得作为一个个体的最大快乐,可以坚定心中的理念,并按照自己的思想相对自由的活着。
而要做到这一点,教育必定是重中之重。教师是灵魂工程师,父母的言传身教,下一代永远是希望,是未来。则又想到马拉拉自传。而联系自身,则是更要督促自己努力学习充实自己,避免沦为思想奴隶吧。

恭喜星玥tag热度到1000了!
感谢各位大大们的产粮!
愿星玥同辉!

世界再见

电视剧结局我是不接受的。
咫尺天涯,急景凋年,深情难共。
我去您的吧!
电视剧不掺合了,跪求各位大大产粮了。
这剧太垃圾了。

不如生离

感谢所有喜欢我上一篇解读的各位。欢迎大家和我一起讨论—因为我真的没有勇气追直播...希望能与大家抱团求个安慰吧。

看过了@森林鹿 大大的遥望,突然想谈谈星玥生离与死别的可能性。
从目前我看到的预告和猜测,大概总结一下最乐观的情况大概也只有看到玥公子“手指动一下”。而最差的情况,就是在原著咫尺黄泉处剧终,玥公子沉入冰湖,楚乔被拉上岸。
趁着大结局没播,唠叨一些我的猜测和想法。
我个人,会宁愿以玥公子有转醒迹象这样狗血烂尾的方式结束。因为在这种情况下,宇文玥至少是活着的。即使没有醒,却还能勉强算得上是生离,我们和楚乔一样,心中还能有隐秘的希望:或许,我能够等到与他再次并肩的一天。(当然这也是最方便ciwen圈钱的一种)这是“生当复来归”。
可是如果就在玥公子坠入冰湖处剧终,那就是死别了。同生离一样,楚乔只有靠过往的回忆和残红剑怀念。可是生和死的距离那么大,这样的余生,生因为失去而不能好好活着,死则是辜负了宇文玥的牺牲:他一直都想要她活下去的。这是“死当长相思”。
我一直认为死别比生离更痛,因为死亡太沉重了。
而根据星玥的主题曲星月的歌词,我或许可以猜想楚乔在冰湖底下回复内功—预告是有彼岸花再次出现的镜头的—或许能够带着玥公子一起上岸—我带你,一起活下去。
这是我心中最能够接受的。

原本想的是要么生而同归,要么共葬枯冢。可是这剧已经逼得我只求一个生的希望了。

叨叨了这么多,最后还是看今晚了...我没有这个勇气去追直播,就在lofter上说说自己的见解,躲在象牙塔里了。